<acronym id="ea244"><div id="ea244"></div></acronym><sup id="ea244"><noscript id="ea244"></noscript></sup>
首頁 > 將進酒Bar > 正文

韓愈,一代文宗的勇毅與堅守

2022-06-24 14:51 來源: 中國財富網????? ? 作者:九公子的瀟 0

分享至

唐元和十一年(816年),韓愈心情復雜,因為他很“閑”。

任中書舍人不到半年,便改官太子右庶子,從起草詔書轉為服務太子,由繁忙變為閑適。

他飲酒賦詩,無關政事,曰“斷送一生惟有酒,尋思百計不如閑”“擾擾馳名者,誰能一日閑?我來無伴侶,把酒對南山”。

送孩子去城南讀書,燈火稍可親,簡編可卷舒。

對于貶損李白、杜甫的時事傾向,勇敢站出,高呼李杜文章在,光焰萬丈長。不知群兒愚,那用故謗傷。蚍蜉撼大樹,可笑不自量。

然而,國家正處多事之秋,淮西戰事紛擾,韓愈又豈是甘于安逸之士?一年前上書的《論淮西事宜狀》分明猶在眼前。

1.png

中唐時期,社會最重大、最難解的問題,就是藩鎮割據。藩鎮強悍,不受控制,囂張跋扈。

元和九年(814年),淮西節度使吳少陽病故,在朝廷沒有任命的情況下,其子吳元濟自封為候補節度使,四處焚掠。

元和十年(815年),唐憲宗下令,出兵討伐吳元濟。但討伐并不順利,遭到其頑強抵抗,僵持不下。

韓愈是朝中堅定的主戰派,在“戰”與“和”搖擺不定時,他上書《論淮西事宜狀》,提出系統的軍事策略,堅定了憲宗討伐淮西的決心。

后世評價此狀:可謂料敵如神,非文士紙上談兵套語。

《論淮西事宜狀》上書后不久,大唐社會竟發生了一件駭人之事。平盧節度使李師道為反抗朝廷,雇兇殺人,將當朝宰相武元衡刺死于長安街頭,副手裴度重傷,皆因二人是主戰派。

一時間,長安城彌漫著恐怖氣氛。征戰淮西事宜,也斷斷續續,時勝時敗,進展不大。

茍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。于朝廷危難之際,韓愈毅然披掛上陣,擔負起軍事參謀的重任,走上討伐叛軍的戰場。

(來源:攝圖網)

元和十二年八月(817年),憲宗任命裴度為最高統帥,韓愈為行軍司馬,即參謀長,赴淮西作戰。

淮西一役,韓愈的軍事外交才能盡顯,“以功為第一官”。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:一是在戰爭開始前,成功說服宣武節度使韓弘,使其聽從裴度調遣,幫助裴度理順人事關系,史書言“弘悅用命”。

二是“審賊勢虛實”,請自“領精兵千人”入蔡州“取元濟”?;次鲬鹨?,關鍵一戰在于“李愬雪夜偷襲蔡州城,活捉吳元濟”,但第一個提出此計劃的卻是韓愈,因裴度沒有批準,而未能執行。當李愬實施后,“三軍之士為先生恨”。

三是獻計裴度,勸降其他藩鎮。借著蔡州大捷,建議裴度給成德節度使寫信勸降,結果順遂,收一石二鳥之功。

班師回朝后,朝廷論功行賞,韓愈以軍功遷升刑部侍郎,相當于現司法部副部長。

悄然間,那個一心求仕的韓愈已經達到了政治的新高度。然而,縱使春風得意,卻好景不長。只因一年后,他將遭受到一生中最大的打擊。

2.png

淮西平后,看著“元和中興”的成就,憲宗志得意滿,漸生驕侈之心,癡迷神仙方術之說。

元和十四年(819年),憲宗精心組織一場盛大的禮佛活動,派特使持香花,去鳳陽迎佛骨,來宮中供養,祈求國泰民安,延年益壽。

此次奉迎佛骨,影響巨大,在社會各界掀起崇佛狂潮。王公士庶,奔走舍施,唯恐在后,百姓有廢業破產、燒頂灼臂而求供養者。

為了表示對佛的虔誠,上至公卿大夫,下至普通百姓,爭相捐獻施舍,傾家蕩產,在所不惜,甚至自殘自焚,以表忠心。

朝中諫官、大臣,知道憲宗借助禮佛祈求長壽,對于傾城的崇佛狂潮,皆噤口不敢言。

(來源:攝圖網)

于萬千人之中,韓愈再次挺身而出。他冒死進諫,一篇《論佛骨表》橫空出世,震古爍今。

他堅決反對憲宗拜迎佛骨這一舉動,規勸憲宗正朝綱,燒佛骨,穩定江山社稷。

盛氣之下,《論佛骨表》言辭激烈,觀點犀利。在《論佛骨表》的最后,韓愈說:佛如有靈,能作禍祟,凡有殃咎,宜加臣身。上天鑒臨,臣不怨悔!

他愿意承擔毀掉佛骨后帶來的一切殃咎禍祟,雖滅死,萬萬無恨。

結果,天子震怒,欲將韓愈處以極刑,幸有裴度等人求情,才勉強保住性命。

但死罪可免,活罪難饒。憲宗言:“愈,人臣,狂妄敢爾,固不可赦!”

3.png

《論佛骨表》早晨進諫,晚上韓愈就被貶到千里之外的潮州。朝奏夕貶,堪稱“神速”。

潮州,位于廣東東北部,是唐代最偏遠落后的地區之一。相較于從前的被貶經歷,此次貶謫程度可謂“登峰造極”。

昔時,韓愈正當壯年,而今,他已是52歲的衰朽之年,且得罪的不是寵臣而是皇帝,不僅他個人貶謫,全家老幼也一律遷離。

此去潮州,有無歸期,殊難預料。

在唐代,貶官有明確的制度,今日下詔書貶謫,明日就得動身出發,不容停留。

匆忙上路,走到藍關時,侄兒韓湘趕來送行。韓愈萬般感慨,寫下一首傷感的訣別詩《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》,可令聞者動容,聽者落淚:

一封朝奏九重天,夕貶潮州路八千。

欲為圣明除弊事,肯將衰朽惜殘年。

云橫秦嶺家何在?雪擁藍關馬不前。

知汝遠來應有意,好收吾骨瘴江邊。

一路風雪交加,顛簸困苦,韓愈的四女兒身患重病,危在旦夕。當立馬藍關時,望著秦嶺云橫,積雪茫茫,韓愈悲涼至極。

(來源:攝圖網)

路途險阻,環境惡劣,他的四女兒終是沒能留住,病亡于途中,草草葬在路旁山腳下。日后,韓愈回憶這段悲慘的經歷,深感歉疚,常常淚流滿面,低吟道致汝無辜由我罪,百年慚痛淚闌干。

從長安到潮州,歷經八千里漫漫路程。韓愈走了近一百天,終才抵達。

4.png

至潮州,韓愈所見盡是蠻荒和貧窮,雖心有不平,但他沒有失意而為。他見不得百姓受苦,一直“居其位,則思死其官”。

擔任潮州刺史七個多月,他把中原的先進文化帶到相對落后的嶺南地區,為當地民眾做了許多好事,比如驅鱷除害、關注農桑、解放奴隸、興辦教育等。

其中驅鱷除害,頗為與眾不同,更是成為千古佳話,流傳至今。

聽聞潮州的水潭中,有幾丈長的鱷魚,經常偷襲牲畜,百姓深受其擾。

韓愈打算消滅鱷魚,為民除害。作為文學家,他的滅鱷方式,不同于獵戶,先禮后兵,儀式感滿滿。

除鱷之前,韓愈親自前往視察,命隨從扔下一只豬,再扔下一只羊,先讓鱷魚吃兩塊點心,別怪刺史沒有禮貌。

隨后,發表一篇聲勢浩大的討鱷檄文,以顯除鱷決心。他說,本刺史受天子之命守此土,鱷魚竟悍然在這里爭食民畜,與刺史亢拒,爭為長雄。刺史雖駑弱,亦安肯為鱷魚低首下心。

他奉勸鱷魚盡快離開,限三日內遠徙于海,三日不行五日,五日不行七日,七日再不行,就讓鱷魚死無葬身之地。

這是一個真實可愛的韓愈。文如其人,文如其心,在不耽擱公事的基礎上,也可以幽默一下。

相傳,韓愈寫下《祭鱷魚文》后不久,鱷魚就遷走了,此后數十年,再無鱷魚為患。

人們為感念韓愈,將本地山河改名為韓山、韓江。說他的到來,是“天要潮人識孟軻”“若無韓夫子,人心尚草萊”,而他走后,“幼童能誦鱷魚文”“于今山水皆姓韓”。

韓愈的功績,無論是在陽山、潮州,還是日后的袁州,都未曾被百姓遺忘,千載思念。

5.png

歷史的年輪還在繼續,韓愈巨大的生命能量遠未結束。

元和十五年(820年),唐憲宗去世,唐穆宗繼位,改年號為長慶。

穆宗對韓愈十分賞識,將韓愈召回長安,先后擔任國子監祭酒、兵部侍郎,相當于現大學校長、國防部副部長。

長慶元年(821年),藩鎮勢力卷土重來。這一年,鎮州兵變,鎮州軍將王庭湊殺害成德節度使田弘正,并自立為節度使。朝廷震駭,出兵討伐,但以失敗告終,不得已被迫承認。

次年,韓愈受詔宣撫鎮州,以安撫為由,穩定局勢。

韓愈出發后,百官為他擔憂,同僚元稹說“韓愈可惜”。穆宗也后悔此舉,派人告知韓愈,到成德軍邊境后,觀察一下形勢就行,不要深入險地。

文臣不畏死,縱然滿鬢斑白,心中的熱血不會微寒半分。韓愈決然地說:止,君之仁;死,臣之義”,“安有受君命,而滯留自顧”。他不但去,還疾馳而入,加速前往。

到鎮州后,王廷湊命令甲士嚴陣以待,企圖震懾韓愈。

韓愈無所畏懼,面對驕兵悍將,他慷慨陳詞,列舉安史之亂以來,叛軍及其子孫的悲慘下場,言明歸順朝廷跟反叛朝廷的利害關系。

一番言辭后,眾人折服。韓愈不辱使命,不僅穩定了鎮州將士的人心,還解救了被圍困的深州。

回朝后的幾年,韓愈轉任吏部侍郎、京兆尹兼御史大夫等職,達到仕途的頂峰。

長慶三年(823年),韓愈任吏部侍郎,生活相對安定,心情也趨于閑靜。此時,有一味來自蜀地戎州(今四川省宜賓)的重碧酒在長安城酒肆備受歡迎,此酒由多種糧食釀成,不僅是戎州官方指定用酒,韓愈的偶像杜甫更寫下“重碧拈春酒,輕紅擘荔枝”的詩句贊美。愛酒的韓愈想來定品嘗過此味美酒,在難得的閑靜生活中細細品味美酒。

(來源:攝圖網)

春天到了,他想邀請張籍一同踏青。為引逗好友走出家門,他的小情趣化作那一抹迷人的早春草色,清淡暖意:

天街小雨潤如酥,草色遙看近卻無。

最是一年春好處,絕勝煙柳滿皇都。

——《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(其一)》

韓愈興味盎然地擁抱春天,不曾想,疾病與勞累,已將他拖入生命的冬天。

一年后,長慶四年(824年),韓愈因病逝于長安,終年57歲?;实圩焚浰麨槎Y部尚書,追封昌黎伯,從祀孔廟。

回顧韓愈一生,從“出門無所之”到“官忙身老大”,他的人生便是給后世最好的激勵。比如出身孤寒,卻不墜青云之志;屢遭磨難,卻依舊敢為人先。他著文,力挽狂瀾,激活儒學;從政,心系百姓,不懼生死;為師,有教無類,道濟天下。他的精神延綿不絕,縱隔千年,依然給人前行的勇氣和力量。

宋代大儒張載說,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,為往圣繼絕學,為萬世開太平。韓愈莫過于此。

就文學成就而言,蘇軾評價他文起八代之衰,說韓愈振興了東漢至隋朝八代以來的衰靡文學。后人言韓柳文章李杜詩,韓愈排在第一,以“文章”著稱。

(來源:攝圖網)

作為百代文宗,他的作品流傳千古,飲譽世界,成為中華民族珍貴的精神遺產。

中華五千年歷史,浩瀚激蕩,每一段事,每一段情都融入五千年文脈,綿延不斷,歷久彌新。

如韓愈說的“仰不愧天,俯不愧人,內不愧心”。透過文字,他的故事、思想與精神,千載相傳,浸潤著每一個華夏兒女。

“酒助禮樂社稷康?!泵谰?,同樣伴著中華文明走過千年歷程。如今,杜甫、韓愈們青睞的重碧酒,已成為世界名酒五糧液,歷史悠久,底蘊深厚,是中國濃香型白酒的典范和中華酒文化集大成者。酒助文興,文隨酒盛,五糧液正以酒韻致敬文魂,賡續千年歷史文脈,堅定文化自信,寫就新時代和美傳奇。



執筆:郭俊

統籌:李耀威 閆梅

編輯:謝玥

監制:田欣鑫



責任編輯:閆梅

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

微信公眾號

APP客戶端

手機財富網

熱門專題

宝贝把腿开大点含深一点
<acronym id="ea244"><div id="ea244"></div></acronym><sup id="ea244"><noscript id="ea244"></noscript></s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