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"ea244"><div id="ea244"></div></acronym><sup id="ea244"><noscript id="ea244"></noscript></sup>
首頁 > 將進酒Bar > 正文

離婚之后,千年前的她那樣活著

2022-12-23 14:16 來源: 中國財富網????? ? 作者:九公子的扇子 0

分享至

在清乾隆年間編修《四庫全書》時,以“月上柳梢頭,人約黃昏后”為名句的《生查子·元夕》,被從朱淑貞(別名:朱淑真)的《斷腸集》中摘除,加在了歐陽修的頭上,被當世人奉為神作。這足可見歷史的偏見和世俗的眼光掩蓋了太多女性的光彩。

古代女子的形象大多都很模糊,一句三從四德便描繪了她們的一生??扇杂胁桓视诿\擺布的女子,她們沖破了男權社會、封建禮教構成的多重壁壘,遵從內心,將個人的喜樂愁苦宣泄于紙上,從傷口中開出燦爛的花朵,為中華詩詞文化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1.png

錢塘朱家,世代為官,得一女娃,名喚淑貞。

儒學在朱家一脈相承,家族里朱淑貞叔叔的身份最為顯赫,他是儒學集大成者、理學宗師朱熹。

生于這樣的家庭,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。

朱淑貞作為家中長女、獨女,一出生便被父母將“三從四德”賦予在了名字里面,每日提醒她:作為女子要賢淑、要忠貞。

幸運的是,優渥的家境為朱淑貞提供了錦衣玉食的生活,在旁的女子為貼補家用做絹花女紅的時候,父母可以為她請先生,教詩文,“獨自憑欄無個事,水風涼處讀文學”便是她兒時無憂無慮的閑適生活。

少女時期的朱淑貞亭亭玉立,又聰慧非常,不但工書善畫,能詩擅詞,還通音曉律,是當時有名的才女兼美女,她與閨中蜜友外出夜游時所作的《憶秦娥·正月初六日夜月》就在貴人小姐圈中傳頌不斷。

(來源:攝圖網)

出自朱家這樣的書香門第,又是內外兼修的女子,必定讓適齡男子趨之若鶩。朱淑貞還未及笄,媒人就已經踏破了朱家的門檻,她也在爹娘的催促下吃了好多家的席面,游了無數個園子,只為相看一個父母滿意的郎君。

天真爛漫的朱淑貞艷羨的是俞伯牙和鐘子期那種知己情誼,向往的是梁山伯與祝英臺那般轟轟烈烈的愛情,對這樣循規蹈矩的相親很是厭煩。

面對絡繹而來的媒人和不斷相看的對象,人家問女紅、廚藝,朱淑貞就只答點茶、插花。朱家算不得頂配豪奢,門當戶對的人家明白了請這樣一位少奶奶回家可是供養不起。

就這樣一推一脫,便到了她20歲。

在宋朝,家中有這樣20歲還未嫁的女兒,管你是貌比天仙還是滿腹經綸,只能算是大逆不道。朱家抵不過街坊四鄰的評頭論足,不斷威逼朱淑貞,迫使她與當地一個家境富裕的官吏草草地結婚了。

2.png

身不由己的婚姻給了朱淑貞當頭一棒,敲開她滿是詩情畫意的腦袋,把柴米油鹽、賢良端莊、三從四德一股腦地塞進去。

“鷗鷺鴛鴦作一池,須知羽翼不相宜”是她對這段婚姻的注解。

可即便如此,朱淑貞仍愿意積極與自己和解,她放下風花雪月,盡心盡力服侍丈夫,操持家務。

然而她的新婚丈夫卻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,將朱淑貞諸多勉勵的話語拋之于腦后。在他看來,什么“鴻鴿羽儀當養就”比不上盤中燒雞,“美璞莫辭雕作器”更是不如玉杯美酒,所以除了糊弄公事之外,他只顧搜刮錢財,整日混跡在聲色場所,徹夜不歸,對朱淑貞沒有一絲一毫的尊重。

生活的富足無法彌補朱淑貞內心的痛苦,面對這樣的丈夫和生活,朱淑貞揮筆記錄了這日復一日的孤獨與愁苦:

3.png

朱淑貞本想著,即便夫妻二人無法琴瑟和鳴,相敬如賓也是好的,而現實卻是空落落的五個“獨”字,白日里只她一人佇立窗前傷神落淚,夜里即便將那多余的燭芯剪到盡頭也無法入眠。

可悲苦遠不止于此。

一日,朱淑貞的丈夫變本加厲,把青樓女子帶回家中玩樂。清高的朱淑貞實在受不了此等屈辱,便與丈夫爭吵起來,回應她的竟是拳腳相加。

這破敗婚姻中的零零總總壓得朱淑貞喘不上氣,她的內心萬分矛盾痛苦:禮教將我束縛于三綱,卻沒有教化丈夫禮義廉恥,不幸的婚姻讓我閑來倚遍家中十二闌干,可老天卻無視我的愁情,讓我莫名輸給外邊那些鶯鶯燕燕。

呵,既然想不通,那便不再想了!于是,這樣一段萬般不適的婚姻,朱淑貞以一句“分開不用刀,從今莫把仇人靠,千種相思一撇銷”畫上了句號。

(來源:攝圖網)

縱觀歷朝歷代,宋朝的婚姻制度比較寬松?!端涡探y》規定,婚姻中如若妻子未犯“七出”之條,丈夫不可以隨意休妻,也允許夫妻雙方因感情破裂而提出離婚。朱淑貞與丈夫的和離比較順利。

當然,如此先鋒的律法能否實際執行還另當別論,畢竟當時社會中仍存在諸如“餓死事小,失節事大”這樣的觀念,女性還是處于絕對的劣勢。

4.png

朱淑貞憤而休夫后,沒成想迎接自己的不是家庭的關懷,而是說教與指責。

好不容易從失敗婚姻中逃離的朱淑貞可不想再聽這些嘮嘮叨叨,恰逢宰相曾布的妻子聽說朱淑貞這個女子不一般,能詞善作還敢休夫,便千里迢迢地邀請她進京寓居,一起排遣生活的乏味。

這汴京的日子屬實多姿多彩,“占盡京華第一春,清歌妙舞實超群”,貴人小姐們盛筵不斷,飛花令、雙陸牌、吟詩填詞,歡樂無邊,朱淑貞在衣香鬢影間拓寬了視野,又借詩詞歌賦紓解了抑郁。

某日宴中,主家令婢女捧出一壇聞名于巴蜀的姚子雪曲與大家共賞,壇封一開滿屋飄香,賓客品之醇甜悠長,無不交口稱贊。朱淑貞飲著杯中由多種糧食釀成的酒中上品,心情豁然開朗,便全當往事蹉跎不過是大夢一場,自己也要涅槃重生,好好地再活一次。

此時的朱淑貞也不過二十出頭,花兒一樣的年紀就要做花兒一般的事兒,她也終于遇到了自己稱心如意的人。

期待中的熱烈愛情滋潤著朱淑貞的身心,熱戀中的情侶即使分別幾日也要書信寄情:我托腮執筆,只在紙上畫圈兒,圈兒是你的眼、是你的口、是你的臉、是你的心,更是我思念你的綿綿情意。

5.png

春日夜里二人情致纏綿,是“但愿暫成人繾綣,不妨常任月朦朧”;夏日泛舟湖上,煙雨中只有道不盡的柔情蜜意“嬌癡不怕人猜,和衣睡倒人懷”。這樣直白奔放的情感才是朱淑貞一生的追求。

(來源:攝圖網)

然而,命運沒有善待朱淑貞,金兵的鐵蹄踏破汴京,俘虜了皇室宗親,她與愛人就在北宋巨變中離散。失去愛情的人總是格外敏感,目光所及皆是愁。“午窗睡起鶯聲巧,何處喚春愁?綠楊影里,海棠亭畔,紅杏梢頭?!?/strong>

6.png

封建社會,一個家族需要女性以個人未來甚至生命為代價,換取一座座貞節牌坊來成全家族“榮耀”,朱淑貞的種種言行必然不受世人的接納,親友便棄她如敝履。

對此,朱淑貞也不多作辯解,歸田幽居烹茶作詞以遠離世俗紛擾,她以“幽棲居士”自稱,創作出大量膾炙人口的詩詞,傳唱于教場酒坊。

除了含思凄婉的詩句,朱淑貞還在字里行間直白書寫對當時世俗禮法的諷刺與指控,這恰好切中了當時女性的痛點,獲得了不少擁躉。

期間,她作一首《黃花》就以菊花自喻,“寧可抱香枝上老,不隨黃葉舞秋風”,充分展現了自己對不屈人格的追求和對世俗禮教的抗爭,也用盡一生來踐行自己的理想。

令人惋惜的是,在朱淑貞故去后,他的父母視她為恥辱,將她全部書稿付之一炬,以抹殺她的存在??扇杂杏凶R之士熱愛她的詞句,憐惜她的際遇,認同她的理念,窮盡所能搜集整理了她流傳于世的作品,編纂成冊并取名為《斷腸集》。只可惜所傳者,百不一存。

晚清文人陳廷焯讀《斷腸集》評價道:“朱淑真詞,風致之佳,詞情之妙,真不亞于易安?!?/strong>

(來源:攝圖網)

千年流轉,我們能從《斷腸集》中直觀看到朱淑貞的生活磨難和個人愁苦,感受宋代女性自我意識的覺醒,聆聽她為打破封建桎梏所發出的不屈吶喊。

穿過時光之河,當詩詞和傳說已經緘默的時候,那盞醇香美酒,依然如故。那一盞令朱淑貞豁然開朗的“姚子雪曲”發于唐、興于宋,綿延至今已有千年,在1909年得名“五糧液”,在歲月的積淀下,不斷傳達著“和而不同,美美與共”的獨特氣韻,與中華文脈一同散發著醉人的香氣。


執筆:李珊珊

統籌:李耀威 閆梅

編輯:王一川

監制:田欣鑫



責任編輯:閆梅

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

微信公眾號

APP客戶端

手機財富網

熱門專題

宝贝把腿开大点含深一点
<acronym id="ea244"><div id="ea244"></div></acronym><sup id="ea244"><noscript id="ea244"></noscript></sup>